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城市: 全国北京天津河北山西湖北贵州辽宁吉林广西陕西海南甘肃重庆河南广东四川江西浙江上海山东安徽江苏 更多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考试动态 > 行业动态 > 正文

未来全球经济走势如何,还得看这三股力量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9-03-12

【文/ 朱民】

【导读】2008 年以来的十年间,世界形势发生了剧烈的变化。这种变化不是单一线索、单一原因的,而是多条线索并发。西方各国的金融运作、政治信条、社会凝聚全面出现危机,而中国则以蓬勃的朝气一步步走上世界舞台的中心位置。另外,这十年也迎来了以互联网、人工智能为核心的新一波技术革命,它深刻地影响着人类的社会组织方式与认知方式。在这两大背景下,全球秩序正在不断被重塑,其带给世界的变数也日益不确定。近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副总裁朱民在2019年亚布力年会的演讲中表示,有三股力量在影响今天的全球经济,包括增长的周期力、结构的力量以及超级关联。同时,他指出还有更为深刻的三个力量正影响明天的经济,就是人口老龄化、气候变化和人工智能。文章原载“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仅代表作者观点,特此编发,供诸君思考。

全球经济的今天

讲形势容易,但是我想,更重要的是理解未来。未来整个经济发生着非常深刻的结构性的改变。在我看来,有三股力量在影响今天全球的经济,包括中国经济。

一、增长的周期力

整个经济的增长自危机以来有一个很大的反弹,反弹以后逐渐往下走,总体是在一个中速的区域。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对经济的冲击是非常大的,直到今天仍然处在一个中速的区间。过去10年的经济增长平均速度低于2008年危机以前的十年,低于2008年以前30年的平均速度,过去10年是中速增长,2008年是全球在过去10年中经济增长的顶峰,今后几年经济开始下滑。这里不存在悲观和乐观的问题,只是一个周期。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会从3.7%降到3.4%左右,2020年会继续往下走。从预测来看,一直到2022年,未来三年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可能会低于6%;美国的经济跌得更厉害,从2000年的4%左右,跌到2019年的2.2%、2.3%左右,未来逐渐会降到1.5%左右;日本的经济会跌得更为厉害,到2022年只有半个百分点的GDP增长,这是一个周期的过程。

在这背后,是劳动生产率增长的急剧下跌,这始终是我们今天仍然没法理解的一个问题。科技如此的发展,加上全球化竞争,使得产品的使用价值增加,但按照马克思所说,它的市场价值在减低,所以利润空间在减少,劳动生产率增长在下跌。美国劳动生产率增长自危机以来跌得非常厉害,从1.2%、1.3%的增长速度跌到0.3%左右。所以,影响今天经济的第一股力量是周期的力量。

流水线上的装配员

二、结构的力量

第二股力量,我称之为结构的力量。整个全球经济在走缓,整个贸易和投资都在往下走。2007年,我们曾进行了一次预期的投资增长比较。今天发达国家的投资和2007年的预期相比,假设没有危机的话,跌了25%。10年期间少了25%的投资占GDP,经济怎么可能强壮?我们现在其实还是处在一个低于2007年那个高的、优的、均衡水平的一个低水平层面。

过去10年中,投资是很弱的,经济增长更多地是由消费主导,而不是由投资主导。发达国家消费推动经济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新型经济国家消费的比重也越来越大。所以现在全球经济越来越成为一个消费主导的经济。而服务业仍然居高不下,2014年美国的服务业占GDP比重仍为78%,欧洲占74%。经济危机时,大家都认为美国的制造业占比太低,服务业太高,所以自奥巴马执政开始,要把制造业拉回去,当然没有成功,包括现在特朗普也想这么做。服务业的比重居高不下,欧洲还在上升,整个经济在持续转型。

特别有意思的是,人的需求偏好发生了变化。把今天人们的消费结构和十年前进行对比,我们发现,现在人们消费更少的物质产品,而消费更多的服务业。我们做了一个统计,发现整个服务业增长的速度远远快于制造业。我们用的是人的居民收入增长这个数据,比如每一块钱,今天和十年前比,有多少比重花费在进口的物质商品上面,这个比例我们称之为收入对进口商品的弹性。如果这个比例是不变的,那所有国家都应该在45度的斜线上,但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在45度斜线之下,这也表明十年后的今天几乎所有的国家都花更多的钱在服务上,而不是在物质商品上。更多人的消费是教育、医疗、旅游、文化的消费,而消费更少的冰箱、彩电或者车。

奥巴马

人的偏好是经济学家改不了的。人的偏好发生了变化,这个偏好将在未来越来越多地主导经济结构,因为人的偏好决定总需求的结构,这就是一个很大的变化。所以全球贸易增长放缓,在没有贸易战以前贸易增长已经开始放缓了,贸易战以后贸易增长速度会更大地放慢。大家可以看到,从80年代到经济危机以前,全球的贸易增长了46%,危机以来到现在十年,全球贸易占GDP整体比重下降了13.6%。

 

三、超级关联

我们大家都生活在如此密切关联和互动的经济体系里,任何一个人的运动都会影响到其他人。我们对拉美的股票市场和亚洲股票市场的互动的关联性做过分析。我举一个拉美的例子,1996年拉美的股票市场和亚洲金融股票市场的互动率只有16%左右,随着全球化不断上升,在经济危机的时候,金融市场的关联度高达90%,危机以后有所下降,现在也在70%左右,也就是说,亚洲的股票市场动一个百分点,拉美会动0.7个百分点,反之亦然。这是以前很少发生的事情,因为各个地方金融市场的互动和关联性从来没有像今天如此的密切。

产业链的形成使得全球经济紧密的联合在一起。2000年产业链的主要部分是德国,它代表欧洲的产业链;还有一个是美国的泛太平洋产业链,中国是通过中国台湾,然后通过韩国连到美国。所以当时世界有两个制造业的群。今天世界变成了三个产业链,以德国为中心的欧洲产业链仍然存在,美国的产业链涉及的区域变成了北美区,中国成为了泛亚洲和泛太平洋的产业链中心。这个产业链的形成使得制造业和物质生产的经济密切地连在一起,所以全球经济增长的互动性急剧上升,这是我们以前从来没有观察到过的现象。

美国制造业

经济危机以前,发达国家经济增长波动的关联性比较强,其他国家的波动关联性都低于10%。危机的时候整个关联性一下高到80%,危机以后有所下降,现在仍然在40%到50%之间。也就是说,今天的经济是都要涨一起涨,要跌都一起跌,整个关联性从金融市场延展和扩展到实体经济,这是影响今天全球经济运动一个特别重要的力量。根本原因是整个经济行为改变的方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以前整个经济行动变化都是源于自上而下政策的变化、大的事件的变化,而今天所有的人都有手机,能在同一时间得到几乎是同样的信息,在这个时点上所有的人会采取或多或少同样的行为,通过产业链可以在瞬间改变经济。

假设我们今天在这个时候同时接到一个信息:纽约地震、华尔街大火,你们第一个反应就是,股市肯定要跌,全球经济肯定有危机,该抛的都要抛。所有的人都这样想,那这个市场立刻会动摇。贪婪到恐惧之间的变动是分秒之间的变动,而恐惧到贪婪的变化是一个长期的、缓缓的变化。所以这就是现在经济波动会如此之快的原因,所有人沿着同一个方向,采取同一个行动,这是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最大的经济动力。我一直说“风起于青萍之末”,当风起来的时候,其实我们真的不知道是哪一片萍叶动了。这是影响今天全球经济的另一个特别重要的力量,它使经济变得不确定和动荡。

美国经济对世界的溢出影响很大。我们做了一个测试,如果美国经济下降一个百分点,其他国家第一个动的会是加拿大,第二个是墨西哥,它会导致加拿大0.9个GDP的下跌,墨西哥0.75个GDP的下跌,也会造成中国0.35个百分点GDP的下降。

特朗普与特鲁多

我们把这种影响分为实体经济的影响和信心的影响,信心的影响在其中起相当大的作用。比如法国,法国是一个农业国家,其实法国受美国的直接影响非常小,但是美国通过信心,通过欧洲和中国影响法国,同样可以影响法国GDP0.35个百分点的变动。所以,今天整个世界是如此密切地关联在一起,信心的冲击和影响是如此之大。

中国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也在急剧扩大。我们做了一个分析,中国的投资下降一个百分点对中国大宗商品贸易伙伴GDP的冲击,影响最大的是智利,其次是赞比亚,第三是沙特,第四是哈萨克斯坦,这些都是大的能源出口需要中国的国家。制造业国家中,影响最大的是中国台湾,中国一个百分点的投资下降会影响台湾0.8个百分点的GDP变动,会造成马来西亚、泰国等国家0.4个百分点GDP的下降。中国现在对世界经济溢出效应是巨大的。

也就是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密切关联的系统里,大家同方向移动,在很多的时候,每个个体都会成为“无辜的受害者”,因为风起的时候,个体挡不住。

 

全球经济的明天

还有更为深刻的三个力正在影响明天的经济。

一、老龄化

从今天到2100年,全球的人口是上升的,今天是74亿,2100年是112亿人口,但是人口的结构特别不均衡。发达国家和新经济国家,包括中国、美国等,劳动年龄人口的增长最高峰恰恰是在2008年,以后逐渐下降,到2040年左右下降为零,之后劳动力的供给为负。南部非洲撒哈拉国家年轻劳动力不断上升,高峰在2060年,直到2100年,每年还有7700万的竞争劳动力增长。劳动力严重的均衡和不均衡是很大的问题,那可以移民吗?但谁给这些非洲的年轻人教育,给他们就业和发展呢?世界远远没有准备好应对这个挑战。

在这个大的格局下,人口的第二个挑战就是全球老龄化。我做了一个特别直观的图,这个图很简单,我把2015年人口的结构延伸到2050年,看2050年对比2015年净增长的人口在哪个年龄段。净增长最多的是60-69岁的年龄段,此外还有70-79岁、80-89岁年龄段。而作为劳动力的40岁、30岁、20岁的增长非常少。日本到2050年,相比于2015年,净增最多的是80岁以上的老人。这样经济怎么发展?到2050年,中国人口的老龄化问题同样非常严重。到2050年中国整体人口会下降,但是净增人口是在60-69岁、70-79岁、80+岁的年龄段, 40-49岁、20-29岁年龄段人口急剧下跌和减少。这会从根本上改变所有的需求结构和供给结构。以日本为例,1994年到2016年的20多年时间里,因为老龄化,日本的建筑业、制造业急剧萎缩,服务、金融、保险业也在萎缩,住房租赁在上升,信息和通信、健康服务在上升。在政府的开支里,急剧增加的是医疗支出,而国防、研发、公共教育等其他开支几乎不变。

人口老龄化改变了日本的房地产业,新屋开工户数和新屋开工建筑面积不断下滑,土地价格在泡沫达到顶峰的时候急剧下跌。也许很多人会说,日本房地产业下跌是因为泡沫,我同意,日本的房地产下跌有相当大的原因是泡沫,但是泡沫只是触发的原因,更深层次的原因是老龄化。泡沫触发了对老龄化的恐惧,日本的房地产从此只会下滑,不会上升。因为如果是泡沫,它可以上升,可以下跌,它一定会反弹,但日本20多年来房地产持续下跌,其中深刻的原因在老龄化。

二、气候变化

我们对气候变化关注很少,但是气候变化是很严重的,到2069年世界上如果不给予任何控制的话,相当大的部分会变得极度干燥、干旱和炎热,人们能居住的地方只有西伯利亚地区及加拿大的部分地区。产生这个状况很重要的原因是碳排放。我们做了一张一万年的表,在一万年期间有冷周期和热周期,碳排放有高有低,但是在最近的1000年,碳排放量急剧上升,远远超过工业革命以前的时候。碳排放的上升是因为我们对能源的消费急剧上升。所以,要控制温度上升,控制能源的消耗和碳排放变得特别重要。现在中国对于气候变化引起的基础设施投资在世界领先,新能源的成本迅速下降,对再生能源的需求会不断上升。整个的能源变化会引起整个产业的变化。

我举一个例子。今天全球的电动车和混合车的销售仅占全球汽车的1.12%。未来中国的目标是,2030年新能源汽车销售占所有汽车的比重要达到40%,我觉得这很难实现,但只要朝着这个目标走,整个汽车制造业的产业链会发生根本的变化。那不仅仅是一个发动机的问题,不仅仅是一个电池的问题,整个的底盘、框架、仪表、汽车的概念都会发生根本变化,所以气候变化会引起整个工业根本的结构性变化,而不仅仅是能源的问题。这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

三、人工智能正在颠覆世界

我们理解人工智能是从AlphaGo开始的,因为它战胜了韩国的顶级选手,但是其实更为深刻的是AlphaGo Zero。两者的区别在于,AlphaGo是学了13000盘人类下的棋学会的围棋,而AlphaGo Zero没有学过一盘人下的棋,只被告诉了围棋的规则。在五天之内,AlphaGo Zero打败了AlphaGo,七天之内打败了AlphaGo Master,20天之内打败天下无敌手。所以柯洁输了以后哭了,因为他觉得这不是和人在下棋,这个棋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是机器根据规则琢磨出来的,它不只比你想得快、想得远,它的棋路是新的。如果告诉人工智能规则,它就能够达到最优,这个世界会怎么样?所以人工智能广泛运用于预测、导航、规划等等一系列领域,运用于机场、铁路、运输等行业。只要是封闭的、规则明确的领域,它就能优化,这个改变是根本的。

2000年,瑞士银行在美国的一个大厅,有1000个交易员,24小时进行全世界交易,今天这个大厅空空如也。人呢?被解雇了,被机器取代了。机器所做的交易配售、财富管理远远超过了人。

 

人工智能正在改变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就业、安全、娱乐,甚至包括军事。无人机已经能携带相当吨位的炸弹,机器人负重可以达到500公斤以上,我们还需要士兵吗?人工智能已经遍布金融业、银行所有垂直领域,如零售银行、公司银行、投资银行等等。金融业以后能实现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的有效融合,以提升效率、提升安全、提升客户感受。这个变化现在到来了。我们经分析发现,金融科技对不同银行业务的冲击都会很大,这种影响从现在来看还只体现在支付和零售上,而未来还将体现在公司贷款和财富管理等方面。所以这是一个根本性的变革和发生。

人工智能正从根本上改变制造业。大数据、机器视觉、标准化、通讯等技术几乎运用到了制造业设计、生产、检测、运输、仓储、配送等所有的过程。人工智能是第一次把制造业的三个维度打通了。第一,工业互联网现在可以把从车间生产水平的数据垂直到财务、规划,然后上升到云,所以它把垂直的生产和管理部门打通了。第二,它可以把供应链打通。第三,它把整个产品的设计改变了。也就是说,随着信息的返回,每个产品生产的时候都会有一个数据的影像,这个产品在生产过程中,数据影像在不断更新。这个三维空间通过人工智能打通就是未来的智慧制造业。

我可以说,对于未来的制造业,任何产品都会是,也必须是像苹果手机一样的产品,它不是从市场需求反馈得到的,而是由企业家通过洞见未来和机器分析得出来的新产品,而只有这样的产品才能在市场上站住。这从根本上颠覆了整个销售理念。此外,人工智能使得制造业变成服务业。人工智能在物流行业有很多应用场景。物流费用占GDP的比重,全世界平均为12%,中国为15%。中国物流是一个十二万亿元人民币的市场,这是一个巨大规模的市场,物流智能化的空间是非常宽广的。

相关人士对全球3000家大企业做了调查,问他们:人工智能对你们影响在什么地方?他们认为,今天人工智能对他们的影响只有20%左右,只在效率提升和产生新产品方面,五年后就可以提高到60%到80%左右。五年,这是全世界顶级的企业家对人工智能的反映。现在还只是在人工智能的初创阶段。

所以,人口的老龄化和结构的不平衡、大气温度的提升和对能源的关注和排放,以及人工智能,这是三个非常巨大的力量,正在深刻地改变着未来经济的一切,从行业到产业,从产品到效率,这是一个根本的变化。推动中国经济稳定发展的两个力量

中国的经济怎么样?20世纪90年代,中国经济仅占全球的4%,今天占到19%,占全球经济的比重上升得非常快。未来到2020年,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度都维持在30%左右,这是用PPP和市场价格衡量的。所以,在当前大的变动的格局下,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不管是6.5%,还是6%,它增长的能力和动能仍然是存在的,它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力和驱动力仍然是存在的。那么在这个基础上,我觉得中国经济是两个政策——改革开放政策和创新政策——在支持稳定和发展。

加大改革释放动能。我们会继续看到中国的经济调结构,消费的比重继续上升,储蓄率会继续下降,收入会提高;工业的比重会继续下降,服务业和第三产业的比重会继续上升。中国经济在这个大的格局下,要继续朝这个方向走,与此同时通过去产能,通过改革来提升劳动生产率。我们估计所有的改革可以使中国多增长一个百分点的GDP,所以改革实际的经济推动力是非常大的,特别是金融改革。

在科技方面,我们对能源和环保已经非常关注,投入非常大。人工智能方面,中国现在是世界上唯一可以和美国竞争的第二大人工智能大国,走在技术前沿。中国的科技发展现在正处于从研究走向科创、走向创新、走向产业化和企业化的过程。  

当前中国在这两个力的总和下,来推动经济的稳定和发展。所以,我对中国经济的发展也很有信心。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12-2019 证券从业资格考试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学一网 鄂ICP备18003572号

Top